主頁 > 原創 >
{start}1957643{end}

《你好生活》:趕緊把撒貝寧請來當常駐嘉賓吧

時間:2020年02月14日 13:11

來源:未知作者:admin

  《你好生活》是央視知名主持人尼格買提首次跨界擔任制作人的慢綜藝,主要內容是體驗民宿生活。節目由尼格買提擔任主持人,孫藝洲、董力擔任常駐嘉賓。目前播出了幾期,參與的飛行嘉賓有撒貝寧、陳龍、錢楓、鄒市明、張鈞甯、王智、胡夏、好妹妹組合等。

《你好生活》海報《你好生活》海報

  雖然時下慢綜藝節目很多,但央視平臺播出的這類節目很少;并且與以往央視綜藝不同,《你好生活》大膽采取了“先網后臺”的播出方式,每周二在央視網全終端上線,周三晚在CCTV3綜藝頻道播出,是央視融媒體傳播的一次大膽嘗試。

  就節目的制作模式看,《你好生活》與《向往的生活》挺接近的。《你好生活》每一期節目都會請來一位或者幾位文藝界的朋友,一起到某個城市的民宿體驗生活——到田野里去摘摘菜啊,騎騎馬啊,爬爬野山啊,泛舟湖上啊,到菜市場幫果農賣賣水果啊……每一期都會有在廚房里做飯的重頭戲,做完飯幾個人圍坐著吃吃飯、聊聊天。

  把國內的《向往的生活》或者韓國的《三時三餐》做一個參照,我們就會明白,這類慢綜藝成功的第一個要素是:一定得請對常駐嘉賓(包括主持人),常駐嘉賓是慢綜藝的靈魂。因為相較于快綜藝(比如競技類真人秀)而言,慢綜藝的節奏慢得多,戲劇沖突很少,節目的首要看點是“人”,人有趣了,節目才會有趣。慢綜藝的常駐嘉賓若是無趣,或者彼此之間沒有任何火花,節目很容易成了尬聊,客套味也會很重。你很難想象,如果《向往的生活》沒了何炅和黃磊,它還會是“向往的生活”嗎?

體驗農耕生活體驗農耕生活

  作為國家級電視平臺,央視的主持人依托于這樣的平臺上,就如同一下子站立于巔峰,他很容易就獲得較高的國民知名度。當然,也因為央視平臺的屬性,公眾對于央視主持人有一種刻板印象,就是認為他們都比較“正”,嚴肅、認真、正派,不是那么活潑。畢竟同樣是做綜藝,央視的大部分綜藝跟一線衛視或者視頻網站的綜藝對比,風格差異還是很明顯。

  撒貝寧率先打破了公眾對于央視主持人的刻板印象。雖然此前央視也有一些主持人風格很活潑,但均局限于棚內綜藝,觀眾會認為活潑是風格,而不見得是主持人的私下性格。撒貝寧則是在央視戶外真人秀《了不起的挑戰》中大放異彩的。從《了不起的挑戰》到《明星大偵探》,他都是搞笑擔當,綜藝感爆棚。觀眾才發現,央視主持人私下竟然有這一面。

《明星大偵探》中的撒貝寧《明星大偵探》中的撒貝寧

  作為央視主持人里的中堅力量,尼格買提的主持能力,肯定是毋庸置疑。《你好生活》他也很好地把控著節目的走向和節奏。不過就主持風格,包括真人秀中的表現,他并沒有打破觀眾對于他在《星光大道》等節目中的印象,他還是很“正”的一個人,沉穩、正經,私下雖然有更活潑更生活化的一面,但跟撒貝寧這樣的“戲精”相比(尼格買提對撒貝寧的調侃),尼格買提就顯得內向,就像他自個說的,“在生活中不是那種特別跳出來的人”。

  這當然不是說主持人都得像撒貝寧那樣才是“好”的,而是說在一檔真人秀里,需要尼格買提這樣的“正”,也需要撒貝寧這樣綜藝感夠強的“戲精”來配合,才有火花。《你好生活》第一期的飛行嘉賓正是撒貝寧,這一期節目他與尼格買提的配合實在是太完美了,綜藝效果也特別棒。

  首先兩個人都足夠熟悉,知根知底,相互開得起玩笑,如此才能像相聲一個逗哏一個捧哏,有言語上的交鋒和趣味。撒貝寧和尼格買提是同事,私下關系也夠好,倆人在彼此面前放得開。像節目中有一個檢查行李的環節,撒貝寧翻開尼格買提的包,發現里頭有一本書。他立即對著鏡頭開啟吐槽模式,一臉刻意的不屑,“我特別不喜歡這種裝的人,就出來錄幾天節目,累得要死,而且還是制作人,他還有時間看書,我打死也不相信。還是看的歷史,里面包著童話,你拿個書皮騙誰呢。”這簡直就是一個微型的“吐槽大會”。

撒貝寧開尼格買提的玩笑撒貝寧開尼格買提的玩笑

  其次,撒貝寧是國內獨無僅有的那一類主持人,無論什么風格類型,他都駕馭得游刃有余,并且可以做到類型里的最好。《你好生活》也充分彰顯了他令人艷羨的綜藝感,很好地彌補了尼格買提的“內向”。好的綜藝感,簡單地說,就是有趣。有趣不僅僅是搞笑那么簡單,它還是一種生活的光澤,一種生命的活力和津津有味,一種生理和心理的健康,以及智識上的開闊和深刻。

  就比如節目一開始,撒貝寧先于三個常駐嘉賓達到民宿。仨人到了找了一圈,都沒看到撒貝寧,發現露臺坐著一個很像撒貝寧的人,定睛一看也不是撒貝寧。撒貝寧去哪了?原來他出了“餿主意”,跟一個攝影大哥換了衣服,假扮成攝影師。尼格買提在那邊認真推理,“他想讓我們破案”,但其實撒貝寧就在旁邊拍攝。撒貝寧現身后吐槽道,“我可以現在下結論了,我們節目的這三位主要嘉賓,毫無觀察能力,對生活細節毫不在意,是對生活極其粗放的人。”

撒貝寧一來,一個吐槽就拉近了彼此之間的距離撒貝寧一來,一個吐槽就拉近了彼此之間的距離

  好的綜藝感就是這樣,“沒戲找戲”,不是等著劇本編排,而是嘉賓好玩、頑皮的靈魂給節目制造意想不到的看點。年過四十的撒貝寧若不是有一個孩童的心態,他是不會玩起這躲貓貓游戲的,也不會有如此犀利的吐槽技巧。

  再比如之后幾個人做飯,撒貝寧做了牛排,牛排出鍋后,撒貝寧浮夸地表演著,以夸張的抒情語調說“為什么讓我吃到這么好的牛排,如果以后萬一吃不到該怎么辦”,然后做捂頭流淚狀。這也屬于“沒戲找戲”。撒貝寧私下就是一個這么樂天、熱愛生活的人,所以在他人那里很平常很乏味的日常,到他這里,就都有了戲劇感。

撒貝寧的“戲精”日常撒貝寧的“戲精”日常

  節目中幾個人去菜場摘菜,貢獻了好幾個名場面。拔蘿卜時,撒貝寧想哼兒歌《拔蘿卜》,結果串調,調兒跑到《找朋友》,“拔呀拔呀拔蘿卜,拔到一個好蘿卜”。細想一下不對,又哼了一遍,結果調兒又跑到《丟手絹》,“拔蘿卜,輕輕地放在小朋友的后面,大家不要告訴他”。節目后期響起正確的《拔蘿卜》,令人爆笑。

撒貝寧串歌了撒貝寧串歌了

  接著路遇一棵樹,撒貝寧與尼格買提就這棵樹結的果子是山楂還是海棠果爭論了起來。撒貝寧立即發誓:“如果這是山楂,他就要把這幾棵樹全吃光。如果這不是山楂,我就承認,我并非無所不知,我就承認我沒你們想的那么博學多才。”發完這個“無賴”的誓后,撒貝寧咬了一口,臉色變了,但還是告訴尼格買提,是山楂,要讓他自個嘗一下。尼格買提一咬,感嘆道,“這種指鹿為馬的行徑我們該怎么去對付呢。”趕緊就把看果園的大爺喊過來。撒貝寧見狀趕緊去攔,“大爺您特別忙我知道,您趕緊忙您的去”,一邊夸著“這個山楂長得還真不錯,大爺這山楂長得真好”。結果人家大爺回答,這是“海棠”。

撒貝寧“指鹿為馬”未能成功撒貝寧“指鹿為馬”未能成功

  撒貝寧的有趣有一部分因素也來自于他的反差萌。有學識的,沒他有意思,有意思的,沒他這么有學識。撒貝寧也非刻意賣弄,而是腹有詩書氣自華,很多細節上他的見多識廣、博聞強識,自然而然地就體現出來了。就比如晚上大家一起看星星,就說起了《小王子》,他信手拈來里面的故事,引發的感慨也頗有深意。有趣還這么有才華,撒貝的觀眾緣,比一般的搞笑主持人要好不少。

  撒貝寧走后,孫藝洲、董力可以分擔撒貝寧的功能嗎?

  很遺憾,并沒有。尼格買提、孫藝洲、董力仨人彼此之間并不熟悉,自然不奢望尼格買提與他們之間有像他與撒貝寧之間如此精彩的化學反應。不熟悉也不礙,如果孫藝洲、董力綜藝感夠足,還是可以與尼格買提形成很好的配合。可惜的是,倆人的綜藝感一般般。孫藝洲有《愛情公寓》里呂子喬的喜劇人設,所以還能給觀眾一些反差感的細節,雖然整體上他也放不開,沒有太多綜藝經驗。

  而董力,客觀地說,他在節目中并沒有什么存在感,有人cue他,就聊勝于無地說幾句,因為年輕,也因為經驗有限,所以提供不了什么信息量。他比較大的功能,是每期節目結尾,抱著吉他領唱一首歌。順道一提的是,筆者在不少綜藝中都見過董力,而他在不同綜藝里說的都是同一個困惑:他從一個運動員轉型當演員,不受認可,很焦慮云云。不同綜藝里都有人安慰他、開導他,怎么換個綜藝他還在困惑?若困惑,還是踏實磨煉演技,而不必上太多綜藝訴說焦慮,這反倒傷害了路人緣。

  尼格買提、孫藝洲、董力之間沒太多共鳴,那個背對背交流環節也流于形式。撒貝寧來的那一期,孫藝洲、董力明顯就像是場域外的,撒貝寧走后,節目都快成了尼格買提的獨角戲,精彩程度也大打折扣,好看與否全部依賴于飛行嘉賓。飛行嘉賓里綜藝感比較強(比如錢楓,但他怎么每個綜藝都在“減肥”),或者與尼格買提比較熟(比如主持人夢遙),節目中就會有一些亮點,如果嘉賓也內向一點,節目也就顯得很“平”。

背對背交流環節稍顯生硬背對背交流環節稍顯生硬

  《你好生活》的定位是新青年分享節目。節目一開始,尼格買提有段獨白,“我們常問自己,這是我要的生活嗎,如果不是,美好的生活在哪里……一起去傾聽、發現生活無所不在的美好,把感動我的陽光,分享給熱愛生活的你。”節目的定位是面向青年,想跟青年一起分享一些美好的生活態度。所以不同的期數有不同的主題,比如第1期《你好少年》是重尋少年感;第2期《勇敢的攀登者》強調人生如山,認真生活的人就是勇敢的攀登者;第3期《加油!新青年》是向青年倡導健康生活;第4期《搏擊人生》是鼓勵青年,面對生活的勁敵直面出拳;第5期《治愈青春》,聚焦大城市漂泊的甘苦,挺過去就會有成長……

  節目的立意挺好的。問題是,因為節目缺乏一個像撒貝寧這樣的靈魂人物來中和,節目很容易有說教味。尼格買提的感悟、升華的抒情性獨白無處不在,甚至節目中每一個環節轉折,都有尼格買提的抒情獨白、抒情語錄做轉場,很像是抒情宣傳片。

節目中類似的抒情獨白,無處不在節目中類似的抒情獨白,無處不在

  作為觀眾,完全可以理解尼格買提想與青年們分享心得的善意,只是慢綜藝最忌諱的是,價值觀先行——哪怕是很小、很日常的生活細節,都被忙不迭地提煉升華到一個高度。但觀眾并不相信嘉賓們真的爬個山、打個拳擊就大徹大悟了,觀眾很難將這些平常細節與那些高大上的道理建立關聯,或者建立起的只是虛假的關聯,他們并未被打動。這時,抒情就成了創作者的一種自我感動。

  真正高明的慢綜藝,是潤物細無聲的,是讓嘉賓真實地進入生活中,以嘉賓在其中的狀態,讓觀眾自然地去領悟“慢”蘊藏的真諦。但凡需要靠說,且一再說的,節目的余味就大打折扣,留白與強塞填滿的藝術效果,有天壤之別。

  總的來說,尼格買提首次跨界的《你好生活》,合格以上,良好未滿。如果節目有下季,強烈建議請撒貝寧當常駐,再把絕大部分的旁白都剔除掉。或許它會像《向往的生活》一樣,成為有口皆碑的長壽節目。

(責編:哈哈大王)

熱門文章 更多>>
山东11选5前2和值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