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原創 >
{start}2078390{end}

徐州輔警連工作17天犧牲 父親戴其警帽重返一線

時間:2020年02月20日 09:41

來源:未知作者:admin

  原標題:徐州一輔警連續工作17天犧牲,父親戴上其警帽重返抗疫一線

  2月11日晚上,江蘇徐州市公安局銅山分局鄭集派出所輔警時衛東從一線執勤點,匆匆趕到40公里外的銅山區中醫院,看到兒子遺體那一刻,他當場傷心得暈了過去。

  當晚9時45分,同是輔警、任職于徐州市公安局銅山分局巡特警大隊的時席席突發心梗,經搶救無效,犧牲在抗疫一線,年僅30歲。

  在兒子時席席離世后第4天,面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勢依然嚴峻,時衛東強忍著悲痛,戴上兒子的警帽,毅然返回到抗疫一線。

  主動請戰,站到抗疫第一線

  臨近春節,徐州銅山的萬達廣場人流量明顯增大,隨之而來的各類糾紛、警情不斷,輔警時席席和同事們一直堅守在這里的警務站。

  1月24日,除夕,剛剛調休半天的時席席又接到緊急任務火速趕回警務站。直到大年初一上午,他拖著疲憊身軀回家,進門向母親略顯愧疚地陪著笑臉:“媽,兒子到家就是年,等我放假了,咱們帶孩子一起出去玩!”

  兩天之后,疫情防控形勢愈發嚴峻,原在巡邏組的時席席主動請戰,加入最具挑戰的疫情防控突擊組,站到抗疫最前沿。對此,席席跟妻子解釋,“工作就是這性質,再危險也得上”。

  在17天的時間里,時席席所在的銅山分局巡特警大隊任務重、人手緊。時席席既承擔日常巡邏防范、防控宣傳、維穩處突、簡易警情處置等任務,又參與涉及防疫的各類備勤、盤查工作,還負責圭山菜市場等人員密集場所的疏導。白班每天要巡邏10次,每次5公里,夜班至少巡7次。最終,倒在了工作崗位上。

  “何隊快來,席席不好了!”2月11日晚9時許,銅山分局巡特警大隊巡邏中隊副中隊長何山聽到呼喊,跑到時席席的宿舍,時席席臉色煞白,已失去意識。

  何山等人立即進行心肺復蘇,并撥打急救電話,送到醫院后搶救無效,時席席不幸離世。

  銅山分局巡特警大隊巡邏中隊隊員和時席席的家人回憶說,在堅守抗疫一線的日子,時席席每天都會擠出一小會兒和家人視頻“團聚”。11日晚7時,他給父親打電話:“爸,疫情形勢很嚴峻,你們多注意安全!”女兒吵著要零食,時席席許諾,“妮兒,等爸爸回家,給你帶一大袋奶酪棒。”女兒咯咯地笑。

  沒想到,兩個小時后,時席席就永遠地離開了他們……

  父親強忍悲痛,戴兒子警帽重返崗位

  同事眼中,時席席是一個踏實肯干的小伙。“任務交給席席,我們放心!”評價時席席時,銅山公安分局巡特警大隊大隊長李輝經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

  2月1日,當地政府投放平價口罩,天賦廣場一家藥房是銅山城區較大的售賣點。時席席主動聯系值班民警和隊員,制定五米一哨的預案,并提前畫好排隊路線。清早7點,時席席在現場維持秩序,“大家拉開距離,不要擁擠,不要摘掉口罩”,一句話重復了上千次。在他們的引導下,群眾有序購買,未發生任何擁擠、推搡問題。

  大年初二,時席席請戰的同時,父親時衛東也主動報名參加了所里的加班執勤。時衛東原是煤礦工人,2018年在兒子的鼓勵下,到遠在銅山區農村的鄭集派出所做了一名輔警。疫情防控阻擊戰打響,鄭集派出所接到3個檢查點的守控任務。所長閆飛在微信群里發了信息,征詢大家誰能來加班,時衛東第一個回信報名,當天就上了檢查點。

  “老時是個多面手,一人頂幾個用,事兒交到老時手里,我就放心了!”鄭集派出所所長閆飛對時衛東的評價,同銅山公安分局巡特警大隊大隊長李輝對時席席的評價如出一轍。

  時席席奔赴突擊組報到的那天,父親把兒子送到了大隊,看著他走進去。誰曾想,這卻是兒子留給父親的最后一個活生生的背影。那一刻,竟是父子倆的訣別。

  從2014年春節起,時席席一家人就已經連續6年沒能聚在一起吃頓年夜飯了。“一開始我不理解,什么工作過年還不能回家吃頓飯?后來當我也成為一名輔警,才終于理解了孩子。”時衛東說。

  時席席走后,全家人強忍悲痛,沒有設置靈堂、沒有舉行遺體告別儀式。

  安葬兒子僅僅4天時間之后,稍作調整的時衛東又回到了鄭集鎮的疫情防控一線。老時頭上一直戴著的是小席的警帽,他說:“兒子,你沒站完的崗,沒完成的工作,爸爸替你完成。”

點擊進入專題:

責任編輯:鄭亞鵬

熱門文章 更多>>
山东11选5前2和值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