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原創 >
{start}2094989{end}

張瑤:演《新世界》上來就挨打 關寶慧不是潑婦

時間:2020年02月25日 14:37

來源:未知作者:admin

張瑤張瑤

  張瑤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在軍隊大院長大,身上有一股子渾然天成的“倔強”。

  很多人認識她多是通過影視作品,殊不知她原本是歌手出身。雖然自言沒接受過專業表演訓練,張瑤卻在第一次以演員身份出現在電影后,獲得了導演顧長衛和女主角蔣雯麗的認可。

  如今,她用了五天時間決定出演電視劇里的關寶慧,因為原本她以為自己要演的是大纓子。其實在這部戲之前,很多類似大纓子的角色都愛找張瑤,“傻乎乎的,特別愣,還有點二,我演過很多。是導演徐兵厲害,他能看到一個演員身上新的可能性,這也是吸引我的地方。”而在張瑤看來,關寶慧不是潑婦,“潑婦和厲害女人是兩個概念”。

  雖然因為拍《新世界》受了很多苦,包括受傷、挨打,但是張瑤覺得值,“我以前都不看自己拍的戲,這次開播第一天就在電視前等著。第一集第二集看完,我也踏實了。”

  [戲中]

  總戴套袖,是為了掩飾骨折的手

  《新世界》劇組最初找到張瑤時想讓她演金海的妹妹大纓子。但導演徐兵見過她本人后,覺得她更適合演關寶慧。那個時候張瑤并沒有看過完整劇本,只看了大纓子的部分,“導演說你回去再看看關寶慧的部分。”

  徐兵給了張瑤五天時間,五天后張瑤毫不猶豫地跟徐兵說:關寶慧!

  “我一見你就覺得你骨子里有那種特別倔,特別硬氣的勁兒。”這話是后來徐兵跟張瑤說的。

  《新世界》講述的是北平解放前22天里,北平城里的這些人身上發生的故事。雖然劇中,關寶慧一出場就是去八大胡同逮鐵林,但張瑤進組拍的第一場戲卻是在戲樓挨嘴巴子,“我記得特清楚,那天一共拍了八次,都是真打,打到第八次的時候,徐老師(徐兵導演)進來說:我覺得行了,真的已經看不下去了。”

  關寶慧還挨過一次大嘴巴子,是金海(孫紅雷飾)打的,“也是真打,原本想借位,但我怕假,想著反正也不差這一下了。”金海打關寶慧,是因為關寶慧和大纓子動手打起來了,眼看妹妹吃虧,金海給了關寶慧一個嘴巴,但這場戲真正受傷的其實是張瑤。

  “可能是因為天太冷了,女孩子的手又細,一開始應該是打骨裂了,自己也不知道,我有時候比較大條,當時就是覺得有點疼,拿冰袋敷了敷。后來又打了一個小時,把裂開的地方直接打錯位了,拍完那場戲,我手當時就腫起來了。緊接著又挨紅雷哥打嘴巴,那天我過得昏天黑地的。”后來,關寶慧總戴套袖,其實就是為了掩飾骨折的手,避免穿幫。

電視劇《新世界》劇照電視劇《新世界》劇照

  和鐵林告別那場戲,哭到停不住

  張瑤9月進組,之前她左腳就骨折了,“見導演都是一瘸一拐去的。”因為要用激素治療,她剛進組的時候,還有點胖,“所以進組后,我還在持續康復治療,還要減肥。結果12月,拍的和大纓子打架的戲,手又骨折了,整個身體狀態很不好。”

  因為出道時是歌手,“我從來沒有系統地學過表演,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每一天拍攝發生的事情,當成真的。”所以,這部戲拍到后面,張瑤有很長一段時間狀態不好,甚至有點抑郁,“進入了一個自己都搞不清楚,我是關寶慧還是張瑤的狀態,特痛苦、特別累。”

  《新世界》最后有場關寶慧和鐵林告別的戲,然后關寶慧跑去找徐天(尹昉飾)告發鐵林,恰好前一場戲拍的是喝酒,“那場戲拍得我在那里號啕大哭,崩潰似的大哭,導演喊停了我還是停不住,真的覺得我的天都塌了。”

  張瑤從拍戲到現在只有兩部戲出現過這種狀況,另一次是拍電影。

  [戲外]

  再唱歌,因為歌手是個自我的工作

  2000年張瑤在央視綜藝節目《新視聽》中憑借歌曲《有你相隨》奪冠,從而出道。2005年她發過一張專輯叫《七天》,“花了很高的制作費和宣傳費,還在地鐵買了廣告。我記得有天晚上我特意跑去地鐵里拍了自己的海報。”正是那一年,異常火爆的《超級女聲》讓張瑤和很多傳統歌手都陷入了不知所措的尷尬境地。“那張唱片賣得并不好,公司投了那么多錢,所以那段時間歌手和唱歌這件事并不能讓我找到快樂。”

  電影《立春》是張瑤第一次“觸電”。

  2006年,導演顧長衛正在籌備電影《立春》,他們需要一個會唱歌的女孩,于是選中了張瑤。“我也不知道怎么被選中的,直到拍完,都覺得演戲這事兒和我毫無關系,最多就是公司接了一個工作,我要去完成,因為始終覺得歌手是我唯一的職業。”后來,張瑤陸續接拍了幾部電視劇,“后來,顧長衛導演和雯麗姐跟我說,其實你可以考慮做演員,因為你有做演員的天賦。”

  而開始拍戲后,公司也希望張瑤盡量回避歌手的身份,“既然想做演員,就別讓劇組覺得你是來玩票的,一會兒又唱歌去了,一會兒又演出去了,就踏踏實實在劇組,忘記你是一個得過獎的歌手,在演員這行里重新來過。”

  不過,2019年年末,張瑤發行了自己最新的單曲《祝你快樂》,“歌手其實是個特別自我的工作, 我唱的內容基本都是和我有關的,而且年紀越大越希望唱的內容是自己想表達的,和演員完全不一樣,演員就是演別人的生活。”

  張瑤說如今做歌手并非想要得到什么,賣多少唱片、在排行榜上得到什么名氣,這些都與她無關,她也覺得不重要。

  [新鮮問答]

  新京報:《新世界》中和張魯一對手戲很多,合作起來感覺怎么樣?

  張瑤:我之前就聽說,他會特別認真地做功課,還有一個專門做功課的本子。我其實是那種挺吊兒郎當的人,所以見他第一面還挺緊張的。我跟他之前不認識,所以特意把他之前的戲都看了一遍。但是第一天拍完之后,我基本上就消除了那種緊張感。我覺得他可能覺得我還行,我也覺得他很好,因為他真的就是鐵林,而且我們都是北京人,兩個北京人在一起貧,說一些老北京的話相互理解、無障礙,很快就形成了那種默契。

  而且他能拖得住我,我可以隨便演,他完全不會因為他特別專業、很有經驗,而讓我覺得不自在。這幾個月拍下來,我很依賴他,每天他在現場我就很踏實。

  新京報:你覺得對你來說特別難或者拍起來特別痛苦的是哪場戲?

  張瑤:一個是我和鐵林在柳如絲家吃飯,那場戲從吃飯拍到上樓,然后再下來,尤其是到后面我坐在那兒,他們讓我唱戲,情緒太大了,后來我都要崩潰了。關寶慧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她不是一個潑婦,她可能是一個厲害的女人,但厲害和潑婦是兩個概念,所以那個勁兒、那個火候要在一個合適的尺度里面。還有就是跟鐵林告別的那場戲,因為那場戲不光是我在落淚,要讓觀眾這一刻覺得你倆都特別不容易。

  新京報:會看觀眾的評論嗎?印象最深的評論是什么?

  張瑤:我看的不多,因為我怕會影響自己的判斷,但是也看了一些,印象最深的就是有人說,我應該開吃播,專門吃稻香村的點心。

  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編輯 吳冬妮 校對 趙琳

熱門文章 更多>>
山东11选5前2和值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