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原創 >
{start}2124719{end}

戰“疫”路上的疾控人

時間:2020年02月26日 05:04

來源:未知作者:admin

  太原2月24日電 題:戰“疫”路上的疾控人

  作者劉小紅 范麗芳

  “這是各單位送來的患者樣本,趕快檢測。”

  “這一例已經網報疑似,流調隊立即開展流行病學調查,確定其密切接觸者名單,采集送檢樣品,消殺隊趕緊安排對患者住所進行終末消毒。”

  “0時到24時的新增確診、疑似病例和生活軌跡相關情況馬上整理一下。”

  ……

微生物檢驗科的工作人員將待檢樣本帶進實驗室,準備進行核酸檢測。 韋亮 攝
微生物檢驗科的工作人員將待檢樣本帶進實驗室,準備進行核酸檢測。 韋亮 攝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每日清晨,民眾首要關心的是新增確診、疑似患者人數變化,而這些數據皆出自于疾控部門。“檢驗科第一時間‘捕捉’病毒,消殺隊最后一個接觸并殺滅病毒,疫情監測部門則為政府決策、醫生治療提供第一手材料。”太原市疾控中心紀委書記錢月紅這樣說。

  在抗疫一線,有的人一接到電話立即深入醫院和住所收集信息,有的人一絲不茍地在實驗室進行病毒檢測,24小時與病毒“面對面”;有的人穿著防護服、背著噴霧器,奔赴疫情現場進行消殺工作;有的人不分晝夜進行疫情數據監測,為政府提供決策依據。

  疫情當前,記者實地探訪山西疾控人的24小時。

  病毒檢測實驗室里的“交戰”:愿用自己所學擋在疫情前

  在疾控中心實驗室,檢驗人員24小時輪班“捕捉”病毒,并形成報告,幫助一線醫務人員作出準確判斷。

  太原市疾控中心從1月21日檢驗出山西首例確診病例后,一直忙碌到現在,平均每天接收樣品30份左右,最多時一天接收180多份樣品。

  記者在該中心的微生物檢驗科辦公室看到,不大的辦公室里放著一張臨時搭建的單人床,旁邊堆放著酸奶、面包、蘋果等。“今晚要求擴大檢測范圍,我們四五個人肯定又得通宵做。”太原市疾控中心微生物檢驗科科長王驥濤說,疫情發生后,加班已經成了常態,24小時接收樣本,24小時輪番實驗,“大家累了就在這里湊合打個盹兒。”

  由于自身工作原因,很多工作人員將家人或孩子送至娘家,或者婆家,甚至親戚家,和家人保持相對安全的距離。

工作人員實時統計和監測當天的新冠肺炎確診、疑似病例。 劉小紅 攝
工作人員實時統計和監測當天的新冠肺炎確診、疑似病例。 劉小紅 攝

  “工作時,我們在保護自身安全的同時,也要保護我們周邊的環境,保護我們周邊的人,免遭病毒侵害。”王驥濤說,“盡管我們防護到位,但每天接觸可能含有病毒的樣品,還是很擔心。可這事必須有人做,恰巧我們就是這部分必須去做的人。”

  39歲的趙嶸是山西省疾控中心疾病檢驗科檢驗員,17年前他的母親奮戰在抗擊非典疫情的第一線。大學畢業后,他接過母親手中的接力棒,成為一名疾控工作者,此刻,正戰斗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第一線。

  “真的挺忙,值班時沒辦法睡覺,除了吃飯、去洗手間短暫的休整,基本上都在實驗室。”趙嶸說,有時前一批樣本檢測完之后,下一批樣本還沒有送來時,他才可能在實驗室外面稍微休息一會。

  談及家人,趙嶸告訴記者:“每次上班前,父母打電話問一些情況,尤其母親參加過抗擊非典任務,在防護措施、心理指導等方面都給我很大幫助;我的妻子不是從事醫務工作的,她就在網上了解相關知識,一直叮囑我。”

  在獲知需要支援武漢的消息后,趙嶸主動申請。“如果有需要,我肯定不會猶豫。”正如他在請戰書中所言:“我愿意用自己所學,為此次疫情防控貢獻自己的綿薄之力……作為疾控人,讓我擋在疫情前面,這是我的本職工作……。”

  兩次疫情,消殺隊員17年不變的信念

  疾控部門還有這樣一群人,接到命令,緊急集合,穿好防護服,配好消毒液,背起近50斤的消殺設備,出發到達疫點,了解情況,防疫宣傳,打開消毒通道,入戶消毒……

在山西省太原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微生物檢驗科辦公室內放置著一張折疊床,供工作人員加班休息使用。 韋亮 攝
在山西省太原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微生物檢驗科辦公室內放置著一張折疊床,供工作人員加班休息使用。 韋亮 攝

  消毒是控制和斬斷傳染源的必要手段。緊張忙碌,亦是消殺隊員每天的真實寫照。

  記者采訪至晚上7點時,消殺隊兩名工作人員才結束當天工作回到單位。太原市疾控中心消殺隊長劉越蓮笑言,“我還好,雖然是女的,但是壯,50斤消毒液可以承受,瘦小的女同事背著真是累,但是沒辦法,忙不過來,全員上陣。”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進入關鍵期,為有效阻斷傳播途徑,遏制病毒肆虐蔓延,消殺隊員們需要隨時待命,及時對確診病例、疑似病例的生活、工作以及停留過的場所進行終末消毒。

  太原市疾控中心主任孟德權這樣評價:消殺隊伍是最后一個接觸病毒的人,患者住院治療后,消殺隊員負責把房間打掃干凈,其他家人還能居住。

消殺隊工作人員對確診患者去過的地方進行消毒。 太原市疾控中心供圖 攝
消殺隊工作人員對確診患者去過的地方進行消毒。 太原市疾控中心供圖 攝

  “怕,怎能不怕。我們也是人,但你是疾控人,你不上誰上?”17年前,抗擊非典中,消殺隊員王志強這樣說。

  “怕甚了,只要防護好,什么疫情都一樣!”17年后,防控新冠肺炎疫情中,消殺隊員王志強這樣說。

  護目鏡起霧,但心通透。在消殺作業中,他們全身密閉,負重操作,不到5分鐘,汗水已浸濕后背,呼出的熱氣模糊了視線,嚴重影響行動。在光線暗的地方,消殺隊員們只能憑借模糊的景象一點點移動。有些家里的樓梯甚至沒有扶手,穿著防護服也不敢往墻上靠,眼前朦朧一片。

  但不管環境多么糟,唯有前進。

消殺隊工作人員對患者家里進行消毒。 太原市疾控中心供圖 攝
消殺隊工作人員對患者家里進行消毒。 太原市疾控中心供圖 攝

  消殺任務結束后,隊員們要將所有消殺垃圾裝入醫療垃圾袋中消毒,對隊員的雨靴、用的消殺器具、車輛進行消毒才能撤離,趕往下一個消殺任務點。

  疫情精準追蹤“人工客服”智取結果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山西各地有關疫情防控的權威公告所依據的數據均來自疾控部門,公告包含確診患者人數、接觸者信息、解除醫學觀察人數、確診患者近期活動軌跡等在內的核心信息。而這些數據的獲取,多數是疾控人通過流調、檢測、電話核實等不停協調、聯系得到的。

  “監測報告隊伍主要就是采集數據、數據統計和分析,他們不能有任何遺漏,因為這些數據資料都是政府做決策的第一手材料。”太原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郭建娥說。

  太原市疾控中心的新冠肺炎防控指揮部,工作人員正在撥打每一個可能與確診患者有密切接觸的人的電話,說話聲此起彼伏。

  郭建娥坦言,除了要不停打電話核實,最棘手的是遇到不配合的人,“有的人不愿如實陳述自己的經歷,我們必須‘智取’,根據患者提供的信息,對已有信息進行判斷,進而核實已經收集到的內容是否屬實。”

  “你還記得……嗎?”“我什么都不記得了。”在疾控人詢問過程中,這樣的問答經常出現。在頻繁打電話的高壓工作之下,疾控人還必須營造放松的聊天氣氛,引導患者像“拉家常”一樣回憶起自己的經歷。

趙嶸和同事對核酸樣本進行檢測。 山西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供圖 攝
趙嶸和同事對核酸樣本進行檢測。 山西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供圖 攝

  作為疫情防控的幕后工作者,數據監測人員所有問題都圍繞“時間”展開。官方每天早上公布的所有相關數據,疾控人中心工作人員在24小時內要出具完整報告,沒有商量余地。因為只有更快掌握疑似感染者的行動軌跡和接觸人群,才能盡早切斷疾病傳播途徑,防止疫情擴散。

  在這場疫情中,有逆行而上的感動,有義無反顧的震撼,也有眾志成城的溫暖。盡管病毒蔓延,但比病毒蔓延更快的,是人性的溫暖,以及這些“健康守門人”不滅的防疫決心。(完)

【編輯:張燕玲】
熱門文章 更多>>
山东11选5前2和值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