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原創 >
{start}2056306{end}

疫情下的蝙蝠專訪:揭秘蝙蝠攜帶病毒卻不發病隱情

時間:2020年02月18日 08:33

來源:未知作者:admin

  來源:中科院之聲

  針對最近蔓延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情況,有人提出蝙蝠是毒物庫,是罪魁禍首,應該趕盡殺絕,有人提出疑惑,好奇蝙蝠攜帶了這么多病毒,為什么自己不發病。今天,我們有幸請來了爭議的焦點對象蝙蝠,為我們一一解答疑惑。

  問:外界將你們稱作病毒庫,這種說法準確嗎?

  答:基本上可以這么說。據我所知,我們有將近1000多種不同類型的親戚們分布在全球,是地球上第二豐富的哺乳動物,目前你們科學家們在我們身上成功分離出來的病毒少說也有上百種,其中確實有一些被證實可以直接感染牲畜甚至你們人類。

  問:攜帶這么多病毒,你們真的都不得病嗎?

  答:事實上也會得病,只不過一來我們和人類溝通比較少,你們也不清楚我們有沒有不適,是不是剛剛失去自己的親人。二來我們蝙蝠的種類繁多,數量巨大,所以有些小規模損失就不為人知。我就聽說過有一種狂犬病毒感染過我們的一些蝙蝠朋友讓他們發瘋,另外還有什么塔卡里伯病毒之類的也是我們的敵人,曾經對我們造成重創。但是總體而言,我們因為感染病毒而得病的事情確實不太常見。比如在你們人類中引起大規模流行甚至致死的埃博拉病毒、馬爾堡病毒、SARS病毒等等,當初和我們在一起的時候還沒有顯露出這么恐怖的一面,可能是他們怕我們吧。

  問:你們有什么秘密武器來降伏壓制他們,讓他們不敢放肆嗎?

  答:確實有一些,也算不上秘密武器。和你們人類相比,我們主要有高體溫和特殊的免疫系統。

  問:發燒嗎?我們人類平常體溫在36-37.2攝氏度之內,只有感冒等疾病侵襲狀態才發燒。我們通過體溫提升來加快機體代謝促進免疫系統反應,同時利用高溫清除外來細菌病毒感染,對抗疾病惡化。但是我們的溫度承受是有限度的,一旦升高到40度甚至以上就極有可能造成不可逆的腦損傷,甚至導致休克和各種并發癥,你們的高體溫有什么特殊嗎?

  答:作為目前唯一一種可以持續飛行的哺乳動物,我們的體溫和鳥類比較相似,平時基本上在38-41攝氏度。就相當于持續性地處于你們人類的高燒狀態,讓他們不敢在我們體內造次。同時,這樣的高溫也使得我們的機體免疫代謝速率一直處于較高水平,能夠在需要的時候快速有效地響應細菌病毒入侵。

  問:那免疫系統又有什么特殊的呢?同為哺乳動物,都有免疫應答反應。你們何以比我們優秀?

  答:我們的體內無時無刻不在保持著低水平的免疫活性,隨時處于備戰狀態,這使得在病毒等外源物入侵時,我們可以及時作出有效的反應,將危險扼殺在初級階段,不像你們人類,一般是在受到感染時才決定開啟免疫應答,這就會有延遲。

  同時我們體內的免疫應答活性,即使在最危險的時候也不會被過度激發。不是你們人類經常說嗎,殺死患者的不是病毒,而是患者自身的免疫系統。免疫系統為了清除這些頑固的病毒可能會反應過激,過度攻擊自身細胞和器官,殃及到病毒感染少甚至尚未感染的部位,造成不必要的損失。而在我們蝙蝠體內,倒是很少發生這種情況,所以可以說我們的免疫能力靶向性非常好,專門抵抗病毒,從不發生過度的應激自殘行為。

  另外我們體內還被檢測出了大量的免疫系統相關基因家族,功能未知,應該就是這些導致我們的免疫系統與眾不同吧。這太復雜了,簡單來說就是我們的免疫系統平常就處于開啟狀態,遇到非常大的危險時,免疫系統也只是再稍微增強一些,不至于過度,具體機制還不是很明晰,我們對自己了解得也不是很多。

  問: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機制?

  答:這些都是為了適應生存不得已之舉。我們是唯一能夠飛行的哺乳動物,長時程的飛行使得我們容易產生熱量,同時,飛行也需要提供大量的能量來維持,比如飛行時心率達到1000次/分鐘,因此機體溫度會比較高。

  另外,在飛行過程中我們機體自身也容易產生肌肉撕裂等破壞,伴隨氧化損傷加速,核酸復制出錯等變化。長久的進化使得我們可以很好地處理這些損傷,及時清理修復,又不過度反應浪費資源。對于我們自身而言,時刻保持較低的免疫活性可以保證及時處理這些“傷口”,降低免疫反應強度也能夠更好地保護我們,防止我們認不清形勢對自己也大打出手。感染病毒狀態下不發病,可能只是這些機制造成的副作用吧。

  問:就是這些原因使得你們自身成為了毒庫,但是自己卻基本上不發病嗎?

  答:是的,主要就是高溫和特殊的免疫系統,當然也有其它一些因素。比如我們蝙蝠是群居性的動物,我們會和不同的親戚們一起聚在同一個空間里生活交流感情,這也為我們增加了交叉感染的風險。同時持續性高溫也會促進病毒變異。當然,我們在冬眠過程中也會降低代謝速率抑制病毒繁殖。這么多年下來,我們蝙蝠與病毒的關系更合適的說法算是共生關系,各取所需,互不傷害。

  問:對于這次的病毒大流行,你認為你們蝙蝠的責任有多大?

  答:我認為我們的責任不是很大,根據你們現在所查到的病毒序列,雖然和我們的個別蝙蝠體內分離的病毒株達到了96%的相似度,我還是認同存在中間宿主的看法。現在你們的研究不是發現穿山甲中的病毒有99%的相似度,極有可能是中間宿主嗎?雖然結果還存在爭議需要進一步確認,但穿山甲作為中間宿主確實是有可能的。我們的親戚可能在野外接觸了穿山甲,攜帶的病毒發生了轉移并且在穿山甲體內經過了一些變異,最終在穿山甲與人類接觸的過程中趁機逃竄到了人類體內為非作歹。

  問:對于現在的口誅筆伐,你有什么話想說?

  答:有些人會說這次疫情是我們蝙蝠的錯,希望將我們趕出地球。我們除了長得丑沒有那么可怕,不是惡魔。我們選擇的是夜行模式,而且筑巢遠離人群,平時就棲息在山洞、巖壁、樹洞或建筑縫隙,很難接觸到你們。吃的東西也一般是植物和昆蟲,不會傷害你們的。而且雖然我們整個蝙蝠種群攜帶的病毒多,但是我們每一只蝙蝠還是能力有限的,你們不用害怕。況且不同病毒傳播方式不同,有些病毒不能跨物種傳播,有些即使傳播也沒有致病性。

  問:最近有一部分人提出想要消滅你們,你怎么看?

  答:這種想法就有些偏激了,和平相處挺好的啊。我們能夠給你們帶來很多好處呢,消滅我們實在得不償失。

  問:我們平時也沒有很多接觸,為什么還會對我們有很多好處呢?

  答:益處并不總是可以直接看得到的。雖然我們一直在野外,但我們也在努力促進生態系統平衡啊,我們可以捕捉蚊蟲,控制昆蟲的數量,也可以承擔一部分傳播花粉的職責。除此之外,我們對于了解自然奧秘也有非常大的幫助。你看我們生下來基本上都是視力弱,聽力好,難道你們就不想知道是什么樣的基因變化造就了這樣的結果嗎?說不定對你們治療先天性遺傳缺陷導致的聽力視力障礙疾病會有幫助呢。另外別看我們一般都個頭小而且耗能大,我們的壽命可是一點都不短的。更有意思的是我們似乎還不容易得癌癥,連我們都覺得奇怪呢,你們不是希望解決癌癥還有衰老的問題嗎?把我們趕盡殺絕了豈不是太可惜了。

  問:對于現在處于疫情籠罩下的人類,你有什么想要說的?

  答:首先為這次事故向大家道個歉,不管怎么樣在這次病毒傳播中我們蝙蝠確實有一些責任。另外希望大家經過這次的事件之后能夠尊重自然母親,不要隨意破壞我們的棲息地逼迫我們進入你們的活動區域。同時也不要非法捕捉和買賣,避免我們受驚叮咬和抓傷你們,或者因為密切接觸而被我們攜帶的某些病毒感染。當然如果需要野外參觀或者考察工作時,也請注意做好自己的防護工作。大家和平相處,互不侵擾,豈不是一件共贏的事情?

  最后,也希望被疫情困擾的人們可以早日脫離這種恐慌,希望被病毒侵染的人們可以堅強樂觀,早日戰勝病魔。出征的戰士們都能夠平安歸來,不管是白衣天使還是人民子弟兵,亦或是一個個自愿付出默默努力的普通人。也希望留守在家的人們能夠早日出門走上自己的崗位,繼續實現人生價值,讓我們一起將地球建設地更加美好。

熱門文章 更多>>
山东11选5前2和值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