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原創 >
{start}2124089{end}

美軍戰機"裁員"背后 將省下的經費投到這4個領域

時間:2020年02月26日 11:29

來源:未知作者:admin

  在美國國防部近日公布的2021財年國防預算草案中,美空軍著眼戰略和現實需要,宣布計劃退役多款現役飛機,著重發展優先項目,相關動向引發外界廣泛關注。

  多款戰機“被退役”

  根據預算草案,美空軍2021財年預算總額為1690億美元,較2020財年增加9億美元,其中1536億美元用于空軍,154億美元用于新成立的太空軍。美空軍在預算草案公告中稱,預算草案“著眼未來的空軍和太空軍建設需要,將通過加強軍事戰備和投資前沿技術應對當前和未來挑戰,以便在全作戰域戰勝潛在對手”。

  值得注意的是,美空軍在預算草案中計劃退役多款現役飛機。轟炸機方面,計劃退役17架B-1轟炸機;攻擊機方面,計劃退役44架A-10攻擊機;偵察機方面,計劃退役24架“全球鷹”無人偵察機;作戰保障飛機方面,計劃退役13架KC-135空中加油機、16架KC-10空中加油機和24架C-130H運輸機。

  對于戰機退役節省的經費,美空軍主要投入以下4個方面。

  一是推進作戰網絡建設。如增加“先進作戰管理系統”試驗經費,以增強空軍“聯合全域指揮與控制”網絡的數字化、現代化能力;開展太空軍通信和傳感器衛星網絡研發工作等。

  二是發展骨干作戰力量。包括推進“下一代空中優勢”戰斗機(六代機)的研發工作,采購48架F-35A戰斗機、15架KC-46加油機、12架F-15EX戰斗機、19架HH-60W直升機和4架MC-130J特種作戰飛機。

  三是升級戰略核力量。包括為諾-格公司的B-21戰略轟炸機項目提供28億美元預算,為該公司的“陸基戰略威懾”導彈項目提供15億美元預算。

  四是遂行作戰和威懾任務。美空軍2021財年海外應急行動預算高達125.93億美元,將“在伊拉克、阿富汗和敘利亞正在進行的行動”列為優先項目。此外,美空軍還希望通過“歐洲威懾倡議”,進一步遏制俄羅斯。

  空軍算計“三本賬”

  從當前情況看,美空軍計劃在2021財年大幅削減現役戰機數量并不斷發展新型作戰力量,主要有3點考量。

  首先是“經濟賬”。美空軍認為,維護和使用老舊飛機的成本正變得越來越高。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托德·哈里森指出:“削減資金最簡單和最有效的方法,是迅速淘汰大量傳統飛機。”

  以B-1轟炸機為例,該機作為美軍現役超音速遠程戰略轟炸機,雖具備較強的搭載和突防能力,配合新型反艦導彈還能對敵航母等大型戰艦構成威脅,但隨著“機齡”變長,該機的完備率和保養狀態每況愈下,投入大量維修保養經費很可能得不償失,盡早退役被視作更合理的選擇。

  其次是“戰力賬”。美空軍認為,此次“被退役”的戰機,在戰斗力方面大部分都有“硬傷”。例如,部分“全球鷹”無人偵察機雖然服役時間不長,但其“戰場空中通信節點”(即跨平臺通信中繼)與美軍部分作戰平臺不兼容,限制了一體化聯合作戰能力,因此美空軍決定將其“砍掉”。

  美空軍認為,退役戰機節省下來的經費,能夠用于新型戰略威懾和空中打擊平臺建設,從而進一步增強美空軍的整體作戰能力。此外,美空軍在退役部分老舊戰機的同時,也增配了相當數量的類似機型。例如,用KC-46取代KC-135和KC-10,以及用C-130J取代C-130H等。

  再次是“長遠賬”。正如美國國防部在2021財年國防預算草案公告中所言,該預算草案立足美國新版《國防戰略報告》,將通過調整軍力建設重點,威懾和戰勝主要戰略對手。

  從預算草案中的“取”與“舍”不難看出,美空軍試圖立足長遠,以太空作戰能力、聯合空戰能力和戰略威懾能力為依托,打造針對俄羅斯等主要戰略對手的多域聯合作戰能力。試圖通過為海外應急行動提供大量資金,最大程度提高戰備水平,以便未來與潛在對手爆發沖突時能夠先發制人。

  潛在影響需關注

  對于此次預算草案,美空軍參謀長大衛·戈德費恩稍顯不滿地表示:“我們并未得到想要的一切。”展望未來,這份預算草案潛在影響不容低估。

  一是助力特朗普連任。和其他軍兵種的預算草案一樣,美空軍的預算草案既凸顯軍力發展特點,又較好回饋了諾-格、波音等軍工巨頭。由于共和、民主兩黨目前就2021財年預算的爭議主要集中在非國防領域,因此,空軍這份預算草案未來微調后通過的幾率相對較大,并可能對特朗普2020年競選連任產生助推作用。

  二是推動空軍轉型發展。美國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近期發表研究報告稱,從冷戰結束到“9·11”事件,美空軍在軍力建設方面多次遭遇“減法”。“9·11”事件后,美空軍雖然獲得更多經費支持,但主要用于反恐戰爭。應該說,美空軍2021財年預算草案表明,“減量增質、聚焦前沿、全域作戰、全面優勢”正成為美空軍新的建設思路。

  三是觸發新一輪軍備競賽。無論是此次預算草案中大力發展的新興作戰力量,還是美防長埃斯珀等人近期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的挑釁性表態,美國正讓俄羅斯等國感受到越來越多的壓力。未來,無論是出于“應激反應”還是長遠發展需要,相關國家勢必與美軍在前沿軍事力量發展和全域作戰能力建設方面展開更為激烈的博弈,或將對全球安全穩定產生負面影響。

熱門文章 更多>>
山东11选5前2和值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