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原創 >
{start}2087923{end}

排片費、撤檔、網播 消失的春節檔帶來影市沖擊波

時間:2020年02月23日 05:40

來源:未知作者:admin

  排片費、撤檔、網播

  消失的春節檔帶來影市沖擊波

  近日,有部分春節檔撤檔的大片發行方,要求部分影院退回之前為提高排片量給予影院方面的“排片費”。受疫情影響,全國影院暫停營業已超過三周,部分大片要求退回“排片費”,更為部分影院的經營平添壓力,也引發業界爭議。

  “排片費”風波,只是今年消失的春節檔帶來的影視沖擊波之一:1月23日,受疫情影響,原本春節檔上映的《唐探3》《囧媽》《奪冠》《緊急救援》《姜子牙》《熊出沒·狂野大陸》《急先鋒》等影片都宣布擇日再映。隨后,全國影院暫停營業,迄今已超過三周。之后《囧媽》選擇網播,引發院線討伐《囧媽》、流媒體與影院爭議。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倪自放

  “排片費”揭開影市潛規則

  并非所有春節檔撤檔大片都向影院追要“排片費”,不過業內人士透露,近期撤檔大片要求影院退回“排片費”的事情并非個例。

  國內某知名院線相關人士告訴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所謂的排片費,其實是電影發行方給予影院(院線)方面的宣傳費,或者是公關費,“給予影院或者院線排片費,就是為了在同期上映的影片中獲得更高比例的排片量,更高的排片量一方面有利于營銷,也有利于影片獲得更高的票房。”這位人士表示,排片費肯定是無法明說的費用,屬于行業的“潛規則”,“當然,這個費用并不是歸影院經理個人,肯定是算到影院的經營額里。”

  “排片費”這一潛規則,因為2019年《新喜劇之王》的發行風波,而為行業外所知。2019年1月29日,《新喜劇之王》的發行方向中影申請停止部分影院密鑰發放的文件曝光,發行方申請停發全國76家影城《新喜劇之王》密鑰。

  據悉,因為這76家影城向《新喜劇之王》片方索要的排片費過于驚人,雙方談崩。

  當時,有資深電影人士向媒體透露了影院排片的“潛規則”,以及排片費的形成過程。“以前看電影,觀眾都是到影院后現場買票,片方通常會出一些宣傳費,請影院幫忙宣傳一下,比如把海報貼在重要的位置。如今看電影都是網上買票了,影院排片就顯得尤為重要,于是這些宣傳費就變成了‘排片費’,希望影院能多排片。”

  受疫情影響,今年春節檔影院暫停營業,影片撤檔,付出了排片費的大片片方,暫時無法得到排片,排片費沒有發揮作用,這是部分片方要影院退回排片費的理由。

  1月27日,清華大學教授、著名電影博主尹鴻曾在評論今年《囧媽》網絡上線的時候,談到了影城收取排片費的問題,可見片方向影院支付排片費,是以某種形式以某種量級存在的。

  接受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采訪的兩位國內資深電影人都表示,排片費存在,但不是所有影院都存在,“我聽說過這個排片費,但我們影院從來沒見過,至于有人說費用每次萬兒八千,我更是不知道。”國內某資深影院經理告訴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部分三四線城市影院,收取排片費的數量可能比較多。

  “排片費用于影院排片,但不一定能落在影院。”國內另一位資深電影人士表示,“在有些院線,排片費是院線收取,在某些火熱的檔期比如春節檔,院線負責旗下影院的排片。”

  這些片方能否要回排片費?受訪的一位電影界人士告訴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要求退回排片費的電影片方的舉動難以理解,“這個春節檔排片費沒有發揮作用,但是這個大片并不是以后不上映了,影片上映時,院線和影院按照之前的約定執行排片就是了,現在要求退回排片費有點難以理解,即使這次合作不成功,這個發行方之后就不和影院合作了?何苦現在要得罪院線和影城呢?而且是在影城目前暫時停止營業比較艱難的時候。”

  部分大片要求退回“排片費”能否如愿?受訪的電影界資深人士表示,這是一筆糊涂賬,“這個費用本身就上不得臺面,即使有合同,可能會涉及達不到排片比例的費用賠付問題,但因疫情撤檔、影院暫停營業這樣的事情,是難以預料的,或者說是不可抗力,合同里是否涉及這方面的條款不好說,所以按合同能否退費也不好說。”

  網播引發院線與流媒體之爭

  部分大片要求影院或院線退回“排片費”,揭開了春節檔大片撤檔后片方和影院的一個潛規則,成為春節檔消失后的影市的另一沖擊波。此前,《囧媽》網絡首播后,曾引發院線方面的討伐。

  1月25日零時,徐崢執導的《囧媽》在抖音等字節跳動系互聯網平臺免費上線。不同于以往小體量的文藝片在網絡首播幾乎引不起什么關注,《囧媽》的免費網播引起了多方爭議。

  一方面,網絡上觀眾為徐崢點贊并表示“我欠你一張電影票”。《囧媽》的免費網播,觀眾的叫好是自然的,“牛”“太刷好感了吧”之類的評論成為觀眾的普遍反應,還有網友評價說,“徐崢,你以后的片子我都支持。”“山爭哥哥,我們欠你一張電影票。”

  另一方面,全國影院之前為電影《囧媽》院線放映也投入相當大的費用,此次“《囧媽》行為”,給全國影院帶來重大損失。1月24日傍晚時分,一份署名“浙江電影行業2萬名從業人員”的緊急聯名發聲率先在網絡流出。而之后,是長三角多地從業人員的聯合聲明,再晚一些,有著明文落款出處的《關于提請主管部門規范電影窗口期的緊急請示》在網上流傳開來。

  這份來自全國大部分主流院線的請示說,《囧媽》進行互聯網免費首播的行為,“意味著現行的電影公映窗口期已被擊碎,與影院營收和行業多年來培養的付費模式相左,是對現行中國電影產業及發行機制的踐踏和蓄意破壞。”

  一方面,徐崢《囧媽》免費網播,為出品方帶來至少6.3億的播映權費用,這部分費用由字節跳動購買。《囧媽》出品方歡喜傳媒的更大收益在股價。《囧媽》與字節跳動的協議達成后,歡喜傳媒港股股價大漲43.07%,一天之內市值暴漲18.6億港元!

  另一方面,支付播映權費用的字節跳動系平臺完成一個大營銷。作為流量大戶,字節跳動早已開始進軍上游影視和游戲內容。此次字節跳動買下《囧媽》獨播權,不但制造話題和討論度,拉動流量增長,而且以比競爭對手(快手)更低的價格,獲得了不錯的營銷,可借此加深用戶對旗下廠牌入局長視頻平臺的認知。

  《囧媽》與院線之間的口水,體現了流媒體和院線在電影市場的競爭。一方面,流媒體崛起,以資本與技術為后盾,搶占新媒體內容平臺,爭搶觀眾;另一方面,傳統電影院線在成本的壓力下,也需要優質內容保持運營。電影院線的氣憤在于,《囧媽》的行為將電影放映窗口期打破。一般來說,一部電影的播放必須先經過院線首映,并為院線提供一定時間的獨家播放期(即“窗口期”)之后,才可以在互聯網等其他媒體播放。

  “囧媽”“肥龍”網播不及格

  普通觀眾似乎對流媒體和院線的競爭不感興趣,觀眾感興趣的是,《囧媽》開啟的大電影網絡免費播映,會長久存在嗎?

  目前看,指望免費觀看大片并不樂觀。

  從網絡平臺說,字節跳動系這次干的是“發行”的活兒,其意義在于帶有破局意義的大營銷,是品牌營銷,說白了,就是這次發行行為對于字節跳動系是一次廣告。因為是免費觀看,網絡發行并不賺錢,即使是低價格會員觀看,網絡發行目前也不賺錢,否則,優酷、愛奇藝、騰訊等現行的視頻平臺早就干了,不會等到后來者字節跳動。

  這一推斷很快應驗。繼《囧媽》網播后,原本2月14日上映的甄子丹領銜的院線新片《肥龍過江》,也在愛奇藝和騰訊網播,該片不同于《囧媽》的完全免費,而是采用會員6元,非會員12元的收費方式。

  另一個必須關注的事實是,網播為觀眾帶來口碑較好的作品了嗎?從目前看,網播的《囧媽》《肥龍過江》的口碑都不及格:截至2月18日,44.7萬看過《囧媽》的豆瓣網友為該片打出了5.9分的低評價;1.5萬網友為《肥龍過江》打的分數只有4.7分。

  《肥龍過江》由甄子丹領銜主演,是1978年洪金寶主演的同名電影的翻拍版本。從豆瓣4.7分的觀看評分看,《肥龍過江》的口碑很一般,有網友評價說,“雖然很熱鬧,但本質還是王晶式的大雜燴。”更有網友的評論針對影片的付費播出,“尷尬,浮夸,不如免費的《囧媽》。”

  對于《囧媽》,從劇情推動看,《囧媽》確實是囧系列中最乏力的一部。之前《泰囧》中,徐崢、王寶強、黃渤三人的差異,以及合理的劇情,推動了故事合理發展。而在《囧媽》中,客串的角色那么多,卻只起到了臉熟的效果,并不能推動劇情,劇情向前推進每一次都顯得生硬,這樣的生硬,在俄羅斯美女、空中氣球以及冰面奔跑、熊出沒等劇情中表現得尤為突出。豆瓣網友對該片有這樣的評價,“有點理解為啥首映賣豎屏視媒了,畢竟這部可以算是系列最差了,真的線下上映會被同期打得非常慘痛。”

【編輯:蘇亦瑜】

熱門文章 更多>>
山东11选5前2和值遗漏